新宝3欢迎您!

《小偷家族》提前看片 既悲伤又温情

2019-03-24 02:46:06 新宝3 浏览74117

九峰派掌门孤清星,道“少侠,这几天岛内生活是否习惯?”更让他欣喜的是,伴生脉下那片已经塌陷的土地缓慢愈合,向着最初的状态发展,这里很神奇,虽然现在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,他相信会有不可想象的变化产生。但是现在被万成耀这么一弄,落入下风的就变成了他,这种以势压人的对手是最为可怕的,管你什么阴谋诡计,他什么都不管,就硬生生的以自己的绝对实力生生压过去。

最吃惊的莫过于那群天骄,有诸多大人物守在外界,这名女子自始至终都未曾见到过,她是怎么进来的?这是一种可怕意念凝聚成的!

  【地评线】为基层减负就要对形式主义动真格

  作者:苑广阔

  今年全国两会上,如何破除形式主义,为基层政府和工作人员减负,成为被代表和委员频频提及的一个热点话题。这不仅仅是因为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本身就来自基层、来自一线,对形式主义和不必要的工作负担感同身受,也是因为这一问题近年来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。

  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。这意味着,从2019年开始,从上到下将正式向各种各样的形式主义说不,向没完没了的文山会海说不,基层减负工作将正式拉开序幕。“基层减负年”只是一个开始,未来还要巩固“减负年”的成果,让减负成为一种常态,把基层政府和工作人员从各种徒劳的形式主义中解放出来,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实实在在的工作当中,为群众解决问题。

  基层政府部门人员少、工作多,很多工作人员都是“身兼数职”,往上对接着多个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。这意味着,如果上级政府职能部门评比、检查、考核过多,基层工作人员就要疲于应付,乃至分身乏术。以前媒体报道过,有些基层政府工作人员,一天要接待好几个检查团、评估团、工作组,如果再加上前期准备材料、报表的时间,他们还有多少精力可以用到真正的基层工作当中?又有多少时间为当地的老百姓解决问题,排忧解难?

  今年两会上,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,各级政府要坚决反对和整治一切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,让干部从文山会海、迎评迎检、材料报表中解脱出来,把精力用在解决实际问题上。可以说,工作报告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,而中共中央办公厅最新下发的《通知》,则明确提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向,那就是围绕为基层减负,聚焦“四个着力”,从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加强思想教育、整治文山会海、改变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现象、完善问责制度和激励关怀机制等方面,提出了务实管用的举措。

  为了不让减负的要求沦为空话,无法落实,《通知》还定下了一些硬杠杠,比如明确中央印发的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,地方和部门也要按此从严掌握;强调少开会、开短会,开管用的会,对防止层层开会作出规定。这些规定对解决基层政府的“文山会海”将带来很大的帮助。不过,仅有这些还不够。要对基层减负,必须从上级政府入手,各种工作任务、检查评比、考察考核,都是从上级而来,解铃还须系铃人,只有从源头上减少会议、评比、检查,基层政府才能真正实现减负的目标。

  上级政府对基层政府工作进行指导、考核和检查,是检验基层工作成效的重要途径。但是从为基层干部减负,着眼基层工作长足发展的角度出发,有必要对指导、考核和检查的形式、频率等方面进行改革,改变现在从表格到表格,从会议到会议,从文件到文件的工作方式。真要检查工作、考核干部,不妨到田间地头来,到项目的工地来,到当地百姓的家里去。如此,即便没有基层工作人员陪同,也能眼见为实,知道基层的工作做得怎么样,群众满意不满意。(苑广阔)

在大北野城地区外围层峦叠嶂绵延万里的山脉之中,除了五家大型门派和数十家中型门派之外,则是无数夹杂于中、大型门派之间的小型门派了。如今他毫无顾忌,再度入主姜遇的肉身,短暂地熟悉之后,他便开始修复这具残躯,可惜肉身虽然完整,内在却破损地太严重了,让他蹙眉不语。

  “年少有为”世界巡演本周末开启,接受新京报专访揭秘日常创作与制作幕后

  李荣浩 一个人完成一支队伍的工作,不孤独,特好玩

  李荣浩此前就以演员的身份登上过大银幕,分别在《乘风破浪》和《卧底巨星》(图)中献出演技。有影视经验的他此次当导演,胸有成竹。

  自去年十月李荣浩的专辑《耳朵》发布之后,“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”就作为一个新型荣誉称号出现在乐坛中。从词、曲、编曲、制作到和声、录音、混音,李荣浩、吴青峰、许嵩、胡彦斌等音乐创作人经常独自完成“一支队伍”的工作,让网友们不禁笑称“谁也赚不了他们的钱”。

  如今,李荣浩的全新世界巡回演唱会“年少有为”即将于3月16日在上海启航,5月18日登陆北京凯迪拉克中心。在此次巡演中,李荣浩继续一人身兼多职,除自己表演外还担纲“音乐总监”的角色,并以导演、剪辑师等身份主控演唱会视频视觉的创作与制作。借此之机,新京报记者与这位“只需交电费”的全能歌手聊了聊他各种身份背后的真实心路,从中可一窥“一人就是一支队伍”的音乐、舞台背后,其实内核是高标准、严要求。

  身份1 作词/作曲

  “不特意找灵感,写歌是生活习惯”

  新京报:之前你曾透露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歌,这些创作会仰赖“灵感”出现吗?

  李荣浩:其实很多人对写歌有一定的误会,认为写歌一定要有一个特别的灵感出现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误会,其实当你写多了以后会发现,“灵感”并不一定是必要的。比如说一个品牌设计师,他每年设计几百件衣服,他就没办法到处去找这个“灵感”,有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生活习惯而已。当然也会分人,这没有好坏之分,像我真的就是变成了生活习惯。我现在打个游戏,大家还会过来看我一眼,但是我在写歌的话,都没人看。

  新京报:专辑《嗯》发布不到一年之后就发了专辑《耳朵》,你的创作会围绕着专辑的发布周期进行,还是反之专辑发布围绕创作?

  李荣浩:我觉得其实在于表达欲望,你想表现多少东西给大家看,你能不能给大家看到。不是说一年发一张、两张是为了显示我厉害。我是觉得歌差不多了,都可以了,就会发,如果有哪首歌不可以,我是绝对不会发的。你别看《贝贝》是首那么短的歌,如果自己这关不过,我专辑就会因为这首歌而不发行。我经常做这样的事情,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神经病。我经常所有预算全部花完做完之后,我一听,说不要。真的,我其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岗位(笑)。

  身份2 编曲/乐手

  “我的宗旨是,一个音都不能动”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专辑里面许多乐器例如贝斯、吉他都自己上阵,但是鼓手还是会请荒井等人过来?

  李荣浩:因为我不会打鼓,我要是会打鼓谁还找他,他那么忙,还要给别人制作,我老找不着他人(笑)。其实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他被我折磨过,从第二张开始就很舒服了,因为他知道我的宗旨就是:一个音都不能变,不能动。因为我会给他用电脑做出来一个假鼓示范,其实很多鼓手有自己即兴的习惯,但是他在第一年录完专辑之后发现,没有这种机会,然后从第二年开始就录得很快了,到第三年我都可以不用过去了。我记得《不将就》就是他自己在台北录的,我说你帮我打一下,结果拿出来一模一样。他说满意吗?我说行,就这个意思。

  新京报:但是演唱会舞台上就没办法“一个人一支队伍”了,与演唱会乐手之间你怎么沟通?

  李荣浩:我们乐队的彩排非常精彩,非常精彩。有时候我就挨个在每个人面前站着,像朱家明、老顾(注:顾忠山,与朱家明均曾担当李荣浩演唱会的乐手)他们都经历过,我会直接说,老顾,这个手按这儿,那个手按那儿。因为像吉他这个东西,一个旋律可以在不同把位演奏出来,有些人不会讲究那么细,但是不同把位对于我来说,就直接影响到音色了,键盘、贝斯都是。所以每次我们排练完的第二天早晨就会变成一个乐队小课堂,每个人都问我这个往哪儿?怎么按?其实这么统一完之后,他们自己也舒服。

  身份3 制作人

  “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”

  新京报:许多歌手都需要一位制作人来帮忙把关专辑,但是你所有环节都自己来,在制作人的角色中,你需要担纲的工作是什么?

  李荣浩:其实制作人就是一个把关的功能,如果你可以自己弄完,那最简单,你脑海里出现什么样子就可以做出什么样子,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,这需要很多年的积累。其实我一开始真的跟很多老师都想合作,但合作完之后我回想,有时候做完了老师发给我,我不满意,他说你想怎么改?我说想要全改,结果第二次可能还有百分之六七十要改,第三次其实我也不敢说了,压力就会非常大。我自己本身也是制作人,也经常帮别人做东西,我完全可以理解当别人让你修改东西时的那种心情。这里绝对不是说别人做的东西不好,创作是件非常主观的事,我觉得不适合自己的话,慢慢就变成什么工作都自己来了。

  新京报:自己一个人把关、录音、录乐器,一个人混音一个人制作,这个过程会感到孤独吗?享受更多一些,还是痛苦更多一些?

  李荣浩:当然是享受更多,而且一点不孤独,非常有意思。真的,可能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,我就是喜欢弄这些东西。我没学过音乐,我就是中学算毕业了然后成为了一个音乐爱好者,现在慢慢时间久了,年纪也大了,得到的认可才相对多了一些,一开始也不会这样。比如我在做第一张专辑《模特》的时候,我军鼓用得非常复古(李老师小课堂:军鼓就是“动次打次”里的“打”),听起来很闷,那个时候录音棚的老师就说你这个声不对,你听听人家录的军鼓音色都特别亮。我说没事,就那么来,你就让我错吧。两年之后,他说荣浩,你那张专辑发了以后,所有人就指定要你那个鼓的音色,他说我都纳了闷了,不知道为什么。我跟他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,我前几年还给他发微信,把那套鼓给买了。

  身份4 录音

  “一个人录音,接根线就行了”

  新京报:自己一个人录音,从技术上是怎么操作的?

  李荣浩:很多人觉得这不科学,自己怎么录?其实特别简单。大家常规看到的是屋里一个人录,玻璃外面有人帮忙,但其实从屋里接根线过来,把话筒放外面就可以了,然后录音是按小键盘上的3,按下就可以开始录,把音箱关掉就没有噪音了。

  身份5 导演/编剧/选角/剪辑

  “这些环节让其他人来的话,都会是无限的沟通”

  新京报:这次为“年少有为”巡演还策划拍摄了一个小电影,如今你在导演和编剧方面已经有哪些心得?

  李荣浩:我是很热爱学习的一个人,因为小时候太不爱学习,长大之后迟早都要还(笑)。我以前经常跟一些导演去讨论脚本要怎么写,怎么拍,到《年少有为》拍MV的时候,我说那我自己拍好了。我自己写了脚本,自己拍,写了一个已婚很多年的人,想到了曾经有一些小遗憾的故事,不是违背道德伦理的故事。到这次演唱会的时候我就为其中的角色拍了一个类似于前传的影片,时间不是很长,内容也很紧凑,我自己看完觉得很有意思。

  新京报:在影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过程中,是否遇到了难题?怎样解决?

  李荣浩:其实除了拍之外,最庞大的工作就是构建剧组,这个短片我们拍了两三天,但因为涉及形形色色的人,所以光选演员就选到我头疼,包括每个演员的衣服、台词、动作我都要把关。因为我的时间很少,所以拍完之后我跟演员说完“谢谢大家”,就立刻拿到剪辑室里剪,剪完之后我拿回北京。里面演员的口音不统一,我又找人来配音,配音完之后又调色、配背景音乐、做字幕,然后还要定字体,到底哪个标题是什么样的字体,都得自己来。这些环节你让其他人来的话,都会是无限的沟通。

  身份6 演唱会音乐总监/视觉总监

  “每个环节都得有人去把控这就是总监”

  新京报:演唱会音乐总监的身份需要完成哪些工作?是否跟制作人的身份类似?

  李荣浩:首先是编曲,把一些歌重新改编,去编鼓,弹贝斯,弹吉他,弹键盘,然后录一些和声,录完了之后还要做Program,Program在乐队中是不可缺少的,然后要做混音,最后再做一次母带,最后在演唱会上放出来。其实演唱会总监的身份就像我们坐沙发,如果扶手、坐垫都是一个人选出来的,但是到桌腿的时候你就不听他的,到最后整个审美就会很怪,所以每个环节都要有这么一个人去把控。

  新京报:你对舞台布置还有哪些高标准、严要求?

  李荣浩:其实说真的,我们也花了非常多的钱、精力在舞台上,我们这次想追求的是,花的每一分钱都让所有观众看得明白,感受得到。像我以前办演唱会,我在这里唱歌,很嗨地弹吉他,后面就哗哗地闪那些动画。这次导演拿着PPT来找我的时候我一看,第一页有个标题“李荣浩世界巡回演唱会”,第二页就开始有个耳朵动,漂亮的闪电飞过去,直到结尾是一个“Thanks”。我看完之后说,我就喜欢这个“Thanks”,为什么?因为大家能懂这个的意义是什么,我就想谢谢你们,或者是谢谢我自己,很简单。但是如果有个耳朵,或者有个闪电穿来穿去地飞,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是说这个东西不好,我是觉得会浪费掉,因为舞台上已经够满了。国际上也有许多优秀的演唱会,超大牌,十万人,他就一张照片从头放到尾,但也有很多人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。

  彩蛋 李荣浩的下一个挑战

  新京报:在诸多身份之外,下一项想挑战的目标是什么?

  李荣浩:我学英文学了一段时间了。我以前觉得不会英文没有关系,找一个会英文的跟我一起就好了。到后来发现不对,还是差非常多,这是我前段时间跟一个外国人聊天的体会。所以从那次结束之后我就立刻找了一个英文老师,每一天都不能停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杨畅

旁侧那一位身材肥胖的昆仑派弟子,道“小师弟,你就知道玩,早知道,我们坚决不带你出来!”远远的可以听到那些不死生物的恐怖的吼叫声,无名顿了顿,眼神突然激射出一道蓝光,盯着远处。龙掌上古武学,威力无穷,爆出阵阵巨响。


编辑:顾封人
评论(已有95743条评论) 登陆会员
热门评论
最新评论
麦兜的心里没的数 来自湖南省岳阳市 32分钟前
七窍流血是七窍流血,死是死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感念,千万不要混淆啊你。
骁马西 来自安徽省淮北市 39分钟前
上帝会把我们身边最好的东西拿走,以提醒我们得到的太多!
王鹏程ggo 来自陕西省延安市 40分钟前
好奇之心人皆有之,你们三位一定要紧记,每天三班准时轮着扑街,吸引到客人的注意力财源自然挡不住的滚滚而来。
Damon_Belieber 来自吉林省四平市 41分钟前
院长什么态度,感觉这家医院也快不行了
蕾蕾ai高高 来自辽宁省北票市 45分钟前
自大狂!
羽儿YUR 来自内蒙额尔古纳市 46分钟前
咏元:我知道爱情的感觉会褪色,就像老照片,而你却会在我的心中永远美丽,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