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宝3欢迎您!

月全食在重庆夜空完美呈现

2019-02-16 09:17:11 新宝3 浏览69735

杨立看到他这幅下巴颏微微上扬,一脸傲气的尊容,不觉嘴角上挑,微笑,用小白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:“我这里的药差不多,有望山,哦当然还有星斑草” 说到最后,杨立笑着用手指了指黑袍女子那里,露出一脸的玩味。那一位银袍金枪的小将挺枪瞬间纵来,道“哼,无耻的人类,还不闪一边去!”远处,马车之前的两位金雕士兵,很是忠心,快速飞到百夫长前面护着,于不远之处的独远对峙着起来。“这绝对是屹立于人道极巅的盖世人物!”姜遇心神俱颤,死死盯住那八个字。

对于无名出乎预料的行为,就连黑衣老者也有些看不明白了。八个血字离棺而出,连成一线,勾勒出一道玄奥的金线,神能不再掩藏,如火山一般喷发涌动,要将破石头活活炼化掉。

  新华社拉萨2月15日电 题: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DD天路之巅看不见的“轨枕”

  新华社记者周健伟、白少波、张京品

  唐古拉,意为“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”。

  2006年,青藏铁路纵跨唐古拉,“钢铁巨龙”穿越世界屋脊。

  随后,唐古拉线路工人接替建设者,进驻“生命禁区”,养护维修青藏铁路这段海拔最高、灾害最多的125公里冻土线路。

  春运时节正值隆冬,平均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区风吹石头跑、雪打如刀割,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40%。

  为确保火车安全通行,上百名线路工、劳务工坚守在这里,顶狂风战暴雪,排除冻土、大风、塌方等危害铁路安全的险情,用血肉之躯铸成一根根看不见的“轨枕”,托起青藏铁路安全运行的奇迹。

  石头都磨不透的“铁人”

  早上8点半,天刚蒙蒙亮,嘹亮的哨声划破唐古拉的宁静。

  32岁的工长扎西旺堆从床上一跃而起,穿衣洗漱在几分钟内完成。他一边系衣扣,一边往食堂快步走去,把一句话甩在身后:“今天上午有一个小时的维修‘天窗’,不抓紧怎么行!”

  青藏铁路通车已10多年。随着需求不断增加,每天运行的列车已达数十趟。

  扎西旺堆所说的“天窗”,是列车运行间隙的抢修铁轨时间,一次仅一个小时,但是要提前几个小时准备。“必须争分夺秒。”扎西旺堆嘴里嚼着饼子,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唐古拉极度高寒缺氧,快走两步就头晕目眩,胸口憋痛。工人们抱着20公斤重的捣固机,身体伴随着机器轰鸣剧烈抖动,将道渣捣实、固定。短短几分钟,汗水就在额头上冒出,又很快结成冰霜……

  扎西旺堆满嘴胡茬、脸庞黝黑。今年是他在青藏铁路唐古拉线工作的第12个年头。这个藏族汉子,在工友口中是连石头都磨不透的“铁人”。

  扎西旺堆的家在拉萨,2003年初中毕业时,他从老师口中听说铁路修到了唐古拉山,以后会需要很多铁路工人,就报考了包头铁道工程学院的中专班,成为定向培养的西藏第一代藏族铁路工人。

  青藏铁路通车的第二年,扎西旺堆毕业,分配到唐古拉线路车间。从铺道渣,清筛整理道床、边坡,到更换、放正和修理轨枕,调整道岔,拨正线路,再到起道捣固……扎西旺堆跟着老铁路工人学起,掌握了十几道工序,稚嫩的双手也渐渐长出一层又一层老茧。

  现在,扎西旺堆负责起道捣固前的轨道数据检测工作。这要求熟练运用轨检小车、道尺等,牢记两个铁轨的轨距和水平高低范围,“差一毫米,就会影响旅客在火车上的舒适度,铁轨的使用寿命也会缩短。”

  “当铁路工人,干的就是‘硬活’,就要敢碰硬。”大多数时候,扎西旺堆需要跪在铁轨上,侧身脸颊贴地观测铁轨的水平高度是否达标,每天平均要跪下三四百次。久而久之,扎西旺堆除了手上的老茧,膝盖也磨出厚厚的茧子。

  为铁轨而坚守的人们

  唐古拉山的冬季时间超过半年,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。面对艰苦的自然环境和恶劣的气候条件,唐古拉线路工人没有退缩、没有怨言,在人类难以生存的环境下,创造了4300多天安全运行的纪录。

  10多年来,唐古拉线路车间所有工人和劳务工在两根铁轨上工作,也在两根铁轨上生活。车间22名职工、88名劳务工,每天想着的就是确保青藏铁路畅通,让每一辆列车安全平稳通过。

  “来到雪域高原,我们就爱上这片土地;既然选择这份职业,我们就只顾风雨兼程。”驻地楼道里的标语道出了工人们的心声。

  四五月份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但是唐古拉山依然处在冰雪期。2015年5月的一天,在风雪中劳累了一天的职工带着疲倦进入梦乡。凌晨1点多,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大家叫醒:“紧急任务,K1309DK1316段线路被大雪掩埋,影响行车,需要立即施工抢险。”

  车间党支部书记郭登岭、车间主任李彪林立即带领应急队赶往现场,发现线路积雪已高出轨面10多厘米,马上带头组织人员清理。狂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,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刺骨寒冷,应急队连续奋战5个多小时才将积雪清理完毕。

  但是,他们还没来得及洗把脸,又有道岔因积雪积冰无法转换,职工们又投入另一场战斗,直至早晨八点半积雪才全部清理完。唐古拉初升的朝阳下,一列客车安全驶过,每一名工人黝黑的面颊上,都洋溢着自豪和骄傲。

  挺起奋斗者的丰碑

  巍巍唐古拉,高耸入云天。

  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火车站是无人值守火车站,每年一半时间都矗立在风雪中。只有少数列车为了临时会让,才在唐古拉站短暂停车。

  车站可以没有站长,但是,铁轨离不开线路工。扎西旺堆和工友们长期守护唐古拉线的铁轨,不少人患上了高原病。

  2006年,青藏铁路格拉段开通运营之初,车间为解决职工就餐问题开办了食堂。但是因为生活环境艰苦、自然条件恶劣,聘用的厨师不到两个月就走了。

  时任工长李彪林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,硬是让妻子关掉城里的美容用品店,把3岁孩子扔给农村老家的父母,跟着他来到唐古拉为工友们掌勺做饭。

  李彪林说:“作为雪域天路上的守护者,双肩挂雪、面对寒风坚守在铁路上,就是为了守护每一名旅客的归途。”

  李彪林和他的工友们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。就是这样一群普通人,在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的平凡劳动中,铸就了不平凡的人生。前几年,线路工余国军的老父亲因病突然去世,由于手机通讯不畅,当他得知后已是次日,加上工区离西宁1300多公里,要赶回去最快也得3天。说到这里,他再一次流下了泪水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,中国铁路青藏集团有限公司旅客和货物发送量分别达1655万人次、3400多万吨,同比分别增长10.3%、5.8%,其中旅客发送量创历史新高。今年春运期间,青藏铁路预计将发送旅客148万人次。

  在“生命禁区”,唐古拉线路工人用生命守护天路通途,挺起一座奋斗者的丰碑。

杨立此时晋阶的喜悦心情已经荡然无存,默默地悄然退回山洞。然而下一刻,姜遇的眼睛就睁圆了,他看到石村外的那处大森林不知何时演变成了一处荒岭,参天树木早就化为飞灰了。

神龙摆尾,化作一条道之轨迹,将姜遇缠绕了进去,还未发力,就让他的骨头都被碾碎了,一滴滴金色血液飞溅而出。姜遇神态极度狰狞,脸都扭曲了,怒吼一声,将抱石印和陷空指轮番打出,轰向九彩神龙龙头。“你说”“大千世界,吾为谁,谁为孰?”


编辑:郭一孺
评论(已有16480条评论) 登陆会员
热门评论
最新评论
风水大师粉丝 来自甘肃省武威市 04分钟前
185来了
民航强国建设者 来自广西河池市 10分钟前
人生不如意的时候,是上帝给的长假,这个时候就应该好好享受假期。当突然有一天假期结束,时来运转,人生才真正开始了。
前方高能保护C赫 来自浙江省建德市 11分钟前
开门,社区送温暖
草莓味双层冰淇淋 来自广西百色市 12分钟前
怎么跟我想的一样?上次去鲁豫有约我也这么问他了![吃惊][吃惊]
PilotGiasone 来自湖北省大冶市 16分钟前
如果有一天你不爱她了!别告诉她告诉我[泪][泪][泪]
七折林 来自广西梧州市 17分钟前
看秀能让人快乐,看秀能治百病。